两性发生关系后,在男人眼里,女人最掉价的5种行为,希望你没有!_对方

发布于 2021-06-09 16:54

在感情中,

太阳高悬于头顶,它似乎一直在那儿,灼烧着这片早已毫无生机的干涸湖泊。苏澜夜知道自己快到极限了,可他不能停下。罗布淖尔的荒滩上随处可见森森枯骨,在这片死亡之湖上只要你躺下,就不可能再站起来。很近了,很近了。嘴唇开裂的男人反复默念,在他手中,那本变幻莫测的天书此刻呈现的样子是个巴掌大小的由书页拼成的“蜂巢”,上千只同样由书页幻化而成的“信蜂”刚刚由数百个方向返回,按照它们探查的结果,“那个地方”就在罗布淖尔北岸的白龙堆后!你们躲到这种连飞鸟都不敢穿越的地方来,究竟想干什么?苏澜夜很庆幸他事先将谢浓和荀兮安顿在了孔雀河畔的一处小村里,阿尔丰佐不日也会赶来接应,他没有后顾之忧。要不然在这样的死亡之地走上一日,她们即便没有渴死累死,可一旦看见自己那四处开裂的娇嫩肌肤,灰头土脸形如鬼怪的妆容,只怕也会自我了断吧?呵呵……好,有心情开玩笑就还有力气。脚下的地势已然有了明显的起伏,男人知道那不是海市蜃楼,他已经在书术“千蜂寻”的引导下穿越了“死亡之湖”罗布淖尔,而这片呈东西走向的土台正是白龙堆的“龙尾”!很近了,很近了。“那个地方”也许就在百步之外,而自己也很有可能就在下一步倒地不起。倒在近在咫尺的终点前……这可不像是“世之公敌”的作风啊…… 男人再次微笑。双掌一开一合,“蜂巢”之中千只“信蜂”再度倾巢而出,如一泼逆向而降的雨水,洒向罗布淖尔万里无云的青空。下雨了。王城褚色的高墙下,青发女孩仰起脸来,迎接这入秋以来的第一丝清凉。细密的雨珠晕开脸上淡淡的胭脂,凉意随后渗入皮肤,让她真切的感到自己还活着。“主子,你头疼了一夜没合眼,不能再着凉了。”跟在女孩身后的柳泪儿赶忙撑开一把淡粉色的油纸伞,伞面上绘有腊梅图饰,而在边缘处则纹有一方藏青色的凰鸟回首的图案,那是晋国的国徽。“好了,你先回去。”女孩接过纸伞,吩咐道,“这一下午我可能都在外面,广寰苑那边有任何人来找我,你都给我挡着。” 丫鬟只能点头。她看着那在高墙下略显娇小的身影撑着油纸伞,消失在过道的拐角处,突然觉得那个主子一直苦苦寻找的“东西”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然而女孩并不这么想。虽然接连几夜的失眠让她几近虚脱,可她终究还是拿到了通行的“钥匙”。路很简单,由广寰苑右侧的开阳路直走到底,拐进摇光路,穿过吏部那一排排的红瓦房,最后那栋三层高的黑松木楼便是目的地。王城“雕龙阁”,取“文心雕龙”之意,是晋国所有卷宗机要的贮藏所。可与事先设想的戒备森严的禁地不同,“雕龙阁”三人高的正门前居然只有两个普通的带刀守卫,他们品衔不高,满脸倦怠之意,好像自己驻守的不是王城机密所在,而是太原城内满街林立的寻常酒楼。女孩亮出自己的手令,他们却连验证都懒得去做,直接挥手放行。(这么……简单?) 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女孩苦心经营了两年方才换来这一次机会,“雕龙阁”若非机要所在,储君安淮又何苦迟迟不肯答应给她手令?走进阁内,环顾,内心却更加的失望与不安。“雕龙阁”一层的布置与寻常藏书楼阁别无二致,那些或多或少均有损坏的桃木书架上,书籍卷宗摆放凌乱,尘土遍布,一看就知道常年无人打理,很难想象这中间会暗藏些什么诸侯机密,更别提女孩要寻找的那个被诸侯封藏多年的隐秘。“楼梯的木板大多腐坏了,劝你还是别上去。”这是一个苍老而浑浊的声音,在女孩于一层楼梯口向上张望时响起,“上面也是一样的。” 女孩这才注意到东南角的书架后还站着一个人,他身材略显矮小,书架的阴影恰好遮住了他的身子。这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满头银发杂乱如鸟巢,一件明显尺寸过大的缁色官服皱巴巴的套在身上,让老人看起来就像是个台上唱戏的丑角。“手令给我。”老人也不看女孩,只是随意的伸出手来接过手令,略略的看了几眼,便返回书架旁,摘下墙上的一把笤帚,在脚边随便的扫了扫,露出了一个窗户大小的暗门轮廓。没有开锁,老人直接拉开暗门,一股阴湿的潮气混杂着尘土扑面而来,呛得他连连挥手。“下去吧,看看有没有你要找的东西。”
太阳高悬于头顶,它似乎一直在那儿,灼烧着这片早已毫无生机的干涸湖泊。苏澜夜知道自己快到极限了,可他不能停下。罗布淖尔的荒滩上随处可见森森枯骨,在这片死亡之湖上只要你躺下,就不可能再站起来。很近了,很近了。嘴唇开裂的男人反复默念,在他手中,那本变幻莫测的天书此刻呈现的样子是个巴掌大小的由书页拼成的“蜂巢”,上千只同样由书页幻化而成的“信蜂”刚刚由数百个方向返回,按照它们探查的结果,“那个地方”就在罗布淖尔北岸的白龙堆后!你们躲到这种连飞鸟都不敢穿越的地方来,究竟想干什么?苏澜夜很庆幸他事先将谢浓和荀兮安顿在了孔雀河畔的一处小村里,阿尔丰佐不日也会赶来接应,他没有后顾之忧。要不然在这样的死亡之地走上一日,她们即便没有渴死累死,可一旦看见自己那四处开裂的娇嫩肌肤,灰头土脸形如鬼怪的妆容,只怕也会自我了断吧?呵呵……好,有心情开玩笑就还有力气。脚下的地势已然有了明显的起伏,男人知道那不是海市蜃楼,他已经在书术“千蜂寻”的引导下穿越了“死亡之湖”罗布淖尔,而这片呈东西走向的土台正是白龙堆的“龙尾”!很近了,很近了。“那个地方”也许就在百步之外,而自己也很有可能就在下一步倒地不起。倒在近在咫尺的终点前……这可不像是“世之公敌”的作风啊…… 男人再次微笑。双掌一开一合,“蜂巢”之中千只“信蜂”再度倾巢而出,如一泼逆向而降的雨水,洒向罗布淖尔万里无云的青空。下雨了。王城褚色的高墙下,青发女孩仰起脸来,迎接这入秋以来的第一丝清凉。细密的雨珠晕开脸上淡淡的胭脂,凉意随后渗入皮肤,让她真切的感到自己还活着。“主子,你头疼了一夜没合眼,不能再着凉了。”跟在女孩身后的柳泪儿赶忙撑开一把淡粉色的油纸伞,伞面上绘有腊梅图饰,而在边缘处则纹有一方藏青色的凰鸟回首的图案,那是晋国的国徽。“好了,你先回去。”女孩接过纸伞,吩咐道,“这一下午我可能都在外面,广寰苑那边有任何人来找我,你都给我挡着。” 丫鬟只能点头。她看着那在高墙下略显娇小的身影撑着油纸伞,消失在过道的拐角处,突然觉得那个主子一直苦苦寻找的“东西”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然而女孩并不这么想。虽然接连几夜的失眠让她几近虚脱,可她终究还是拿到了通行的“钥匙”。路很简单,由广寰苑右侧的开阳路直走到底,拐进摇光路,穿过吏部那一排排的红瓦房,最后那栋三层高的黑松木楼便是目的地。王城“雕龙阁”,取“文心雕龙”之意,是晋国所有卷宗机要的贮藏所。可与事先设想的戒备森严的禁地不同,“雕龙阁”三人高的正门前居然只有两个普通的带刀守卫,他们品衔不高,满脸倦怠之意,好像自己驻守的不是王城机密所在,而是太原城内满街林立的寻常酒楼。女孩亮出自己的手令,他们却连验证都懒得去做,直接挥手放行。(这么……简单?) 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女孩苦心经营了两年方才换来这一次机会,“雕龙阁”若非机要所在,储君安淮又何苦迟迟不肯答应给她手令?走进阁内,环顾,内心却更加的失望与不安。“雕龙阁”一层的布置与寻常藏书楼阁别无二致,那些或多或少均有损坏的桃木书架上,书籍卷宗摆放凌乱,尘土遍布,一看就知道常年无人打理,很难想象这中间会暗藏些什么诸侯机密,更别提女孩要寻找的那个被诸侯封藏多年的隐秘。“楼梯的木板大多腐坏了,劝你还是别上去。”这是一个苍老而浑浊的声音,在女孩于一层楼梯口向上张望时响起,“上面也是一样的。” 女孩这才注意到东南角的书架后还站着一个人,他身材略显矮小,书架的阴影恰好遮住了他的身子。这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满头银发杂乱如鸟巢,一件明显尺寸过大的缁色官服皱巴巴的套在身上,让老人看起来就像是个台上唱戏的丑角。“手令给我。”老人也不看女孩,只是随意的伸出手来接过手令,略略的看了几眼,便返回书架旁,摘下墙上的一把笤帚,在脚边随便的扫了扫,露出了一个窗户大小的暗门轮廓。没有开锁,老人直接拉开暗门,一股阴湿的潮气混杂着尘土扑面而来,呛得他连连挥手。“下去吧,看看有没有你要找的东西。”
太阳高悬于头顶,它似乎一直在那儿,灼烧着这片早已毫无生机的干涸湖泊。苏澜夜知道自己快到极限了,可他不能停下。罗布淖尔的荒滩上随处可见森森枯骨,在这片死亡之湖上只要你躺下,就不可能再站起来。很近了,很近了。嘴唇开裂的男人反复默念,在他手中,那本变幻莫测的天书此刻呈现的样子是个巴掌大小的由书页拼成的“蜂巢”,上千只同样由书页幻化而成的“信蜂”刚刚由数百个方向返回,按照它们探查的结果,“那个地方”就在罗布淖尔北岸的白龙堆后!你们躲到这种连飞鸟都不敢穿越的地方来,究竟想干什么?苏澜夜很庆幸他事先将谢浓和荀兮安顿在了孔雀河畔的一处小村里,阿尔丰佐不日也会赶来接应,他没有后顾之忧。要不然在这样的死亡之地走上一日,她们即便没有渴死累死,可一旦看见自己那四处开裂的娇嫩肌肤,灰头土脸形如鬼怪的妆容,只怕也会自我了断吧?呵呵……好,有心情开玩笑就还有力气。脚下的地势已然有了明显的起伏,男人知道那不是海市蜃楼,他已经在书术“千蜂寻”的引导下穿越了“死亡之湖”罗布淖尔,而这片呈东西走向的土台正是白龙堆的“龙尾”!很近了,很近了。“那个地方”也许就在百步之外,而自己也很有可能就在下一步倒地不起。倒在近在咫尺的终点前……这可不像是“世之公敌”的作风啊…… 男人再次微笑。双掌一开一合,“蜂巢”之中千只“信蜂”再度倾巢而出,如一泼逆向而降的雨水,洒向罗布淖尔万里无云的青空。下雨了。王城褚色的高墙下,青发女孩仰起脸来,迎接这入秋以来的第一丝清凉。细密的雨珠晕开脸上淡淡的胭脂,凉意随后渗入皮肤,让她真切的感到自己还活着。“主子,你头疼了一夜没合眼,不能再着凉了。”跟在女孩身后的柳泪儿赶忙撑开一把淡粉色的油纸伞,伞面上绘有腊梅图饰,而在边缘处则纹有一方藏青色的凰鸟回首的图案,那是晋国的国徽。“好了,你先回去。”女孩接过纸伞,吩咐道,“这一下午我可能都在外面,广寰苑那边有任何人来找我,你都给我挡着。” 丫鬟只能点头。她看着那在高墙下略显娇小的身影撑着油纸伞,消失在过道的拐角处,突然觉得那个主子一直苦苦寻找的“东西”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然而女孩并不这么想。虽然接连几夜的失眠让她几近虚脱,可她终究还是拿到了通行的“钥匙”。路很简单,由广寰苑右侧的开阳路直走到底,拐进摇光路,穿过吏部那一排排的红瓦房,最后那栋三层高的黑松木楼便是目的地。王城“雕龙阁”,取“文心雕龙”之意,是晋国所有卷宗机要的贮藏所。可与事先设想的戒备森严的禁地不同,“雕龙阁”三人高的正门前居然只有两个普通的带刀守卫,他们品衔不高,满脸倦怠之意,好像自己驻守的不是王城机密所在,而是太原城内满街林立的寻常酒楼。女孩亮出自己的手令,他们却连验证都懒得去做,直接挥手放行。(这么……简单?) 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女孩苦心经营了两年方才换来这一次机会,“雕龙阁”若非机要所在,储君安淮又何苦迟迟不肯答应给她手令?走进阁内,环顾,内心却更加的失望与不安。“雕龙阁”一层的布置与寻常藏书楼阁别无二致,那些或多或少均有损坏的桃木书架上,书籍卷宗摆放凌乱,尘土遍布,一看就知道常年无人打理,很难想象这中间会暗藏些什么诸侯机密,更别提女孩要寻找的那个被诸侯封藏多年的隐秘。“楼梯的木板大多腐坏了,劝你还是别上去。”这是一个苍老而浑浊的声音,在女孩于一层楼梯口向上张望时响起,“上面也是一样的。” 女孩这才注意到东南角的书架后还站着一个人,他身材略显矮小,书架的阴影恰好遮住了他的身子。这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满头银发杂乱如鸟巢,一件明显尺寸过大的缁色官服皱巴巴的套在身上,让老人看起来就像是个台上唱戏的丑角。“手令给我。”老人也不看女孩,只是随意的伸出手来接过手令,略略的看了几眼,便返回书架旁,摘下墙上的一把笤帚,在脚边随便的扫了扫,露出了一个窗户大小的暗门轮廓。没有开锁,老人直接拉开暗门,一股阴湿的潮气混杂着尘土扑面而来,呛得他连连挥手。“下去吧,看看有没有你要找的东西。”

最重要的就是对另一半坦诚。

不论男人女人,

都希望能够遇到真心相爱的伴侣。

女人希望遇到一个好男人,

同样,男人也希望能够遇到一个好女人。

恋爱最终的归宿是婚姻,

家庭是否和谐,婚姻是否幸福,

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伴侣。

每个男人都希望可以娶到一个,

对感情真心,对爱情忠诚的女人。

但在如今的现实社会中,

却也有这样的女人,

无法端正自己的姿态,

不懂得和异性保持安全距离。

在男人眼中,

女人最掉价的几种行为,

希望你没有!

01.不停纠缠着男人

无论是谁、在两性交往中,

即便是再深爱一个男人,

也应当给予对方应有的空间。

不要总是过度的纠缠,

要求对方无条件的陪着自己,

这是一种自私的行为。

不要因为对方没有及时回复,

而感到生气。

这个世界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不应该因为自己而理所当然的要求对方。

要做一个明事理的女人,

懂得理解、支持、关心、肯定对方。

02.和其他异性勾三搭四

女人要明白,

既然已经有了感情的归宿。

那么对于别的男人的态度就更加要明确。

不要随意和别的异性开一些暧昧的玩笑。

聊一些敏感的话题,或者是不抗拒亲密接触。

不要让人觉得你是一个轻浮随意的女人。

端正自己的态度,尤其是和异性相处,

更要保持安全的距离。

03.和陌生男人玩暧昧

生活中也总有这样的一类人,

喜欢在网上和许许多多陌生男人聊天。

因为不是在现实生活中,

便更加的不加以克制,沉溺于其中。

往往女人很感性,

容易轻易被陌生男人的甜言蜜语沦陷,

但网络世界真真假假,

网络上的人你不知道他背后的真面目。

女人要对感情忠诚,对自己认真,

不要轻易被他人的承诺感动。

懂自尊、有原则的女人,

才更加值得男人去爱。

04.发露骨的自拍

展示出自己美好的一面,

这是每个人都会欣赏的。

但是一定要有度,不要尺度过大。

有些女人喜欢发一些露骨的自拍。

这样以此来吸引到男人的注意。

但殊不知,

这样的行为在异性眼中,

却是十分掉价的。

感觉这个人的私生活很乱。

好女人更应该懂得自尊自爱,

内在美比展露外在更加有气质,

即使什么都不说,

这样的女人也更加吸引人。

05.在微信上表白或分手

无论爱与不爱,

每个人对待感情都应该负责任,

更应该在现实中当面说清楚。

而不是隔着屏幕,一句话就表达完。

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说法,

隔着屏幕感受不到对方的真实想法。

就这样轻易的开始或结束,

都容易让对方在心里认为,

你是个不负责任的人,

也更加容易伤害到对方。

也会让对方感觉到掉价!

茫茫人海中,

人与人的相遇,

遇见了就是一场缘分。

我们都渴望能够遇到对的人,

善解人意、互相包容,

可以长久的走下去。

有一场美好而幸福的感情。

当有一天,

若是这个人出现在你身边时,

请一定要好好珍惜,

不要错过了缘分!


相关资源